摘要 国产电影特效在这个暑期档上演了一出群体式的突飞猛进。本期《贵圈》,腾讯娱乐采访了《捉妖记》导演许诚毅、《大闹天宫》制片人刘晓光等人,从他们的口中记者得知,中国电影特效正在孕育着一场大发展。

    腾讯娱乐专稿(采写/邵登 责编/子)

    胡巴大圣集体开挂 国产电影特效已亚洲领先

    《捉妖记》和《大圣归来》两部电影都有一场令人动容的流泪戏:前者是胡巴被关在贴了符咒的铁笼里,看着“爸爸妈妈”离开,放声大哭;后者则是孙悟空眼睁睁看到江流儿被乱石活埋,老泪纵横。

    这一次,没人笑场,出色的特效充当了剧情的催化剂。胡巴被符咒击痛,记者身边的妹子抹了眼泪,顺势躺到旁边男友的怀里;看完《大圣归来》,同场观影的汉子边如厕边感叹:牛逼啊,这不是中国人做的吧?!

    如假包换,两部影片的特效均出自国内公司之手。像是约好的,国产电影特效在这个暑期档上演了一出群体式的突飞猛进。至少在普通观众看来,他们已经不输、或正在接近好莱坞特效大片。

    当然,这一切不可能是一蹴而就。为了获得观众认可,这两部电影的特效人在幕后付出了数年的努力,即便成果出众,他们仍能冷静地发现不足。本期《贵圈》,腾讯娱乐采访了《捉妖记》导演许诚毅、特效制作公司Base FX制片人杨月娟、特效主管王绍帅、动画主管高远,《大圣归来》监制金少勇、《大闹天宫》制片人刘晓光、特效公司天工异彩副总经理申远,从他们的口中记者得知,中国电影特效正在孕育着一场大发展。

    ▲独家曝光《捉妖记》导演许诚毅手绘胡巴原稿

    你也许会以为在《捉妖记》中,胡巴萌态可掬的面部表情运用了先进的动态捕捉技术,但事实上电影中所有CG角色均为电脑手绘,“因为我们的妖不像人,它的面部结构和人不一样。”此外,许诚毅也认为很难在国内找到合适的演员能够演出他想要的效果,通过表情捕捉并不能获得精确数据,“如果还需要修修补补,倒不如全片采用手绘。”

    从2014年1月份集中制作开始,直到2015年6月交片,《捉妖记》全片的特效制作耗时一年半。在这期间,许诚毅在三里屯附近租了一套房子,只要有空,他就和Base FX的员工一样上下班,全程监督特效制作。为了让团队成员领会自己的要求,他甚至当起了“人体模特”,亲自示范胡巴噘嘴时的嘴角高低、睡着时脸部抽动的表情,以供动画师参考绘制。对此,工作人员开完笑地评价:“许导超爱演的!”。

    《大圣归来》一个镜头能改几十遍,逼疯好几家外包团队

    相较于数百人的Base FX,《大圣归来》的制作团队十月工作室就小了太多。与《捉妖记》的工业化流程相反,《大圣归来》是作坊式的成功。

    ▲《大圣归来》特效惊艳,引“自来水”热捧

    《大圣归来》从策划阶段算起总共用了八年的时间,整个制作周期也耗去了四年。这期间,团队中有人在2011年完成原画阶段离开,在2013年全面复工后又回到团队中。包括导演田晓鹏,所有成员都为了完成这部电影而自愿降薪。制作期间,每个镜头改5到10遍很正常,甚至会改几十遍。为了赶上上映日期,在制作后期导演还找来了很多外包团队帮忙制作。由于制作要求高,这些外包团队吃尽苦头:“干崩溃了好几家,有时候我们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导演田晓鹏说。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