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是纪念藤子·F·不二雄诞辰80周年,日本推出了纪念特别电影《哆啦A梦:伴我同行》,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是含着眼泪看完的。在5月28日,这部影片也登陆中国,与所有的“大雄们”一起找回童心。

    电影《哆啦A梦》上映,去看电影的人,除了孩子,还有很多呼朋引伴的70后和80后。他们是去重温童年的。童年时的我们都喜欢喊“哆啦A梦”为“机器猫”。

 

 

    那时候,我家的电视机很“迷你”,彩色屏幕。在那个屏幕里,就藏着一个大饼脸的神奇万能猫。机器猫似乎无所不能,我印象深的内容是:它有一种记忆面包,只要在书上按一按,一口吃下去,就能迅速记住书里的内容。我一直对这种面包垂涎欲滴,大概是被一种不需用功读书的侥幸念头给戳中了:是啊,如果真的有这种面包,就不用天天那么辛苦的背书了,早晨吃块面包,中午就可以考100分。
 
    早在80年代中国引入机器猫的漫画以来,风雨飘摇中陪着中国的未老先衰一代度过了二十多个春秋,机器猫几易其名,从机器猫、阿蒙、小叮当等到现在的官方称谓“哆啦A梦”,只是终究没有人见过结局。
 


    哆啦A梦名字的由来也是基于此:Dora取希腊语意为“上帝的礼物”,而emon则取日语“卫门”的读音,Doraemon也就是相当于“守护天使”。 

    网络兴起的时代,“机器猫不过是野比的一场梦”之说、“机器猫电池耗尽等待野比屌丝逆袭茫茫几十年“之说等结局甚嚣尘上,或撕心裂肺或泪眼婆娑,后被证实皆是爱好者的自圆其说,宛若一场没有导演的自发性群体行为艺术,看客和演员都是我们自己。
 
    其实1996年藤子·F·不二雄在执笔大长篇《野比与发条都市冒险记》途中,因肝功能不全而昏迷,被发现时手中紧紧握着铅笔,虽迅速送至医院抢救但一直没有恢复意识,3天后留下了家人、读者、还有仅62页的未完成作品及世人永不知道的哆啦A梦的结局,蒙神召唤而去了。但或许没有结局也是极好的,因为或许我们本就不想要个结束。
 

    尽管这些画面已经满是斑驳,但他们是否能带你回到曾经的年代?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