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的《鸟人》(Birdman)讲述的是关于好莱坞过气明星瑞根·汤姆森(Michael Keaton饰)的故事,曾经以饰演超级英雄鸟人而成名,现在想通过成为一名百老汇制片人和演员而重振旗鼓。由《地心引力》电影摄影师艾曼鲁尔·彻尔·卢贝兹基(Emmanuel ‘Chivo’ Lubezki)掌镜,通过连续的长镜头镜头,在几个幻觉事件中,该摄影师进一步阐述了瑞根与另一个自我的复杂关系。虽然这不是大规模的视觉效果影片,但《鸟人》的特色是众多无缝的隐形镜头,包括长镜头和一些发生在瑞根周围的奇怪事件。《鸟人》获第87届美国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摄影、最佳原创剧本,成大赢家。这部影片是由塞巴斯蒂安·莫罗(Sebastien Moreau)领导的Montreal studio Rodeo FX工作室搬上银幕的。我们通过采访视觉效果总监阿拉·卡尼柯南(Ara Khanikian)看看这些视觉效果是怎样做到的。

    超人

瑞根在飞翔

    镜头:电影中最精心制作的特效之一是瑞根重新想象自己是另一个自我-----鸟人,飘浮于纽约街头之上,然后环飞整个城市。

    特效制作:这些飞行的序列经过了大量的预演,将背景片和高动态范围成像镜头相配合。有现场钢丝上升设备,最初的漂浮被抓拍。后来基顿对着绿幕,同时用LED光板打光进行拍摄,这类似于卢贝兹基在电影《地心引力》中运用的特技,其特点是HDR场景图片,最终影片由Rodeo工作室完成。

    哈龙完成了飞行镜头的预演,同时Rodeo采用techvis帮助规划纽约背景片的摄影机移动,以及基顿在蒙特利尔拍摄现场如何获得这些特效。卡尼柯南说道:“我们并没有利用运动控制或反复控制任何运动,所以我们必须找到拍摄鸟人的创造性方式,并获得我需要的技术。我们使用techvis是为了展现摄像机开始拍摄的起点,并确保它与几个月前在纽约拍摄的相匹配”。

    在纽约,卢贝兹基拍摄与预演编排相匹配的镜头,同时还计划照亮绿幕,Keaton尽可能靠近绿幕。Khanikian解释道:“Chivo有个好主意,即在电影摄影机镜头上增加了GoPro摄影机”。“所以,当他拍摄背景素材时,他实际上获取一个360度场景,最终他用LED面板来照亮Michael Keaton”。

一个现场钢丝设备用来抓拍初始漂浮。演员迈克尔·基顿(左)和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多

    Khanikian补充道:“对于这些类型的镜头,”“大多数时候最困难的事情是固定照明,而这个过程让我们确认至少有照明要匹配。所以当Riggan进入建筑物的内部或外部,或处于光或阴影中,他做出相应的反应。

    纽约的素材拍摄完后,Rodeo把电影镜头连起来,在布局形式中就模仿了这点。Khanikian说:“基本上我们重新看了Halon拍的预演素材,其背景都比较合适,因此从中提炼出一些我们需要的数据,以便于我们拍摄绿幕中的迈克尔·基顿”。

    当时基顿在蒙特利尔绿幕舞台上进行吊威亚拍摄时,由LED板打光,呈现出纽约高动态图像。 Khanikian解释道:“我们有我们的摄像机设置,我们将引用所有有关techvis特效的信息,正如电影其余部分那样,一切是精确计时过的——摄影师得到的提示,比方说,这里要高些,这里要向下倾斜,平移到那边。正确的照明,即我们采用LED板而不是绿幕上标准灯光,从而获得由红砖反射的红光和处于室外迈克尔头上反射的蓝光。效果是非常好的”。

    遇见鸟人

    镜头:当瑞根漫步在大街上时,幻觉中,他遇见了鸟人。

    特效制作:这个场景是这样演的,基顿走在纽约街头,身后跟着鸟人,鸟人是由替身演员身穿鸟人戏服扮演,鸟人戏服是由Spectral Motion特效制作公司制作的。Rodeo再次增加戏服,加入CG翅膀和羽毛,并把基顿的脸移接到了替身演员身上。

    在Spectral Motion特效制作公司,Khanikian实施一项翅膀照片调查。他说道:“我们走进他们的仓库,接触了整套戏服和翅膀,我们在那做了许多照片参考,以便于从内在塑造我们的人物。然后我们通过Softimage的XSI组建了整套CG翅膀,并使用ICE模块增加动力和辅助动画到所有的羽毛,那样这些羽毛就可在风中展现微妙动画效果”。该CG工作是由CG总监Sebastien Francoeur监督。

    对于鸟人的脸,对基顿进行拍摄的是三个RED EPIC摄像机,并装有平板照明。Rodeo后来使用摄像机投影技术来重新查看基顿的最后镜头。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