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效果之于电影无处不在:从早的逐帧拍摄,化妆弥补术,到实景模型拍摄和机械特效,再到动作捕捉技术和3D混搭CGI……电影工业科技日新月异,每个门类中所蕴含的大大小小的技术多如牛毛,比如动作捕捉技术就有机械式、声学式、电磁式、光学式等等分类,而终视觉传达给观众的感受是包括基本的摄影镜头运用在内的多种技术门类协同完成的结果。​

    贾樟柯伪纪录片那种刻意的画面懈怠是一种视觉效果,《拯救大兵瑞恩》中抢滩登陆时晃动不安的摄影机如同战地记者跟拍一样制造的画面是一种视觉效果,《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是李安次玩3D,但影片中许多如梦如幻的场景依靠的是纯手工制造和真实的自然光源。无论是如同诺兰一样推崇传统实景模型和机械特效,还是如扎克施耐德的完全绿屏加蓝屏制作,无论是传统技术还是先进的CG,无论你喜欢哪一种,画面特效都是电影的重要叙事工具,今天就用举例说明的方式聊一聊当代电影中一些常用的营造视觉效果的技术。​

    场景设计​

    在电影故事尤其科幻故事中,很多场景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存在,于是根据剧情需要,首先搭建起特殊场景是一直以来很多科幻片成就特殊画面效果的前提和基础。著名的《银翼杀手》中,美工师保罗花了一年多时间查阅资料和选景,在参考了诸多建筑风格之后,终设计出了影片中那座未来城市:有着特定形状的建筑拥挤不堪,狭窄的街道,杂乱的霓虹灯,随处可见的文字符号,穿行在城里的各色人等,还有那永远下不完的雨,通过摄影机镜头直接拍摄到的画面就能让观众很直观地感受到这是一座肮脏,拥挤,光怪陆离的未来城市。​

    在《终结者2018》中,为了制造出审判日之后被毁灭了的地球家园样貌,美工设计师马丁.莱英选择了拥有山脉,沙漠和海洋等多样性地貌的新墨西哥州作为主要取景地,并在参考了匈牙利核辐射避难所的基础上,将一个飞机库成功改造设计成了反抗军的基地,在加上城市废墟等场景,在视觉内容上为影片创造“一个全新的终结者故事大背景”打好了基础。​

    总之,电影美工设计师的场景设计在很多电影中为影片创造视觉效果起到了非常重要的基础作用。​

    画面色彩处理​

    《罪恶之城》的画面色彩处理是我个人十分钟爱的风格,罗德里格兹用Sony HFC-950s型摄影机将原著漫画拍摄成黑白电影,然后在后期制作中根据故事情节的不同而适时将画面色调处理成色彩对比鲜明,或尖锐或浓厚的效果,深沉的黑,艳丽的红,稠密的黄,整部影片对色彩的渲染让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仿佛置身于名符其实的罪恶之城中,再加上配乐和表演,你甚至能闻到这些画面色彩的味道,它能够持续吸引住观众的注意力,代入感很强烈,给观众制造了一场非常独特的视觉体验。​

    色彩和音乐一样,可以表达美感,传递情绪,完全绿屏加蓝屏制作的《斯巴达300勇士》在视觉感受上追求的是如油画一般的效果,《终结者2018》中,在前文提到的场景设计的基础上,导演MCG刻意采用了一种特殊的校色技术,让其效果比传统彩色胶片增加了更多的银色,这种细微的亮白颜色能够使得画面中透出一种荒凉的颗粒质感,很好的表现出影片的末世气氛。​

    模型和机械特效​

    诺兰喜欢玩实景模型拍摄和机械特效,不喜欢太依赖CG。在其执导的三部蝙蝠侠系列电影中,影片美工师纳森.克罗利在兰博基尼和悍马的基础上设计出了蝙蝠车和蝙蝠摩托,关于蝙蝠侠或敌人的那堆大大小小的装备均是通过美工设计师实打实设计制造出来的,这样做是为了在诸多动作场面发生时让画面比CG更具有真实感。​

    诺兰的这种写实主义特效偏好在《盗梦空间》里也没有改变。美工师卡尔博德运用实体模型特技让城市从水平线骤然立起,做出来的视觉冲击效果十分震撼,囧瑟夫等人在失重的酒店走廊搏杀的部分也没有采用蓝绿屏特效,而是直接制造了一台可旋转的走廊模型进行拍摄,街头追逐戏中飞驰着一路乱撞的那列火车也是实物碰撞,再加上摄影师的低角度追拍,画面冲击力十足。​

    考博看见海边正在坍塌的大楼也是用了搭建的真实模型特效而非CG,雪山攻坚的部分则是花钱现造了一座实实在在的塔楼,再用炸药生生炸毁,拍摄时一镜到底,没有重来的机会,为的效果就一句话:任何技术都无法比拟的画面真实。​

    早年的《狂蟒之灾》用机械特效制造了一条12米长,拥有120个可旋转关节,遥控操纵的机械蟒蛇,艾默里奇的《哥斯拉》运用微缩模型技术建造出一座细节真实的让怪物哥斯拉尽情蹂躏的纽约城,斯皮尔伯格的《大白鲨》和彼德森的《风暴》之类的灾难电影也是大量依靠模型和机械特效来营造出视觉效果,总之,它们是传统科幻片中运用多的两种技术。​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