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后会无期》里有句台词:听过许多道理,依然过不好这一生。的确,人生艰难,一旦走了背字,每日三碗心灵鸡汤都敌不过飞来横祸。关于这一点,娱乐圈里不少明星可都是过来人,比如,星爸债台高筑,得靠“卖儿子”还钱;影帝惨遭封杀,摆地摊渡过难关;歌后婚姻失败,给人当保姆洗内裤……总而言之,红的时候可以放肆,一旦落魄就要克制。本期《贵圈》带大伙儿回忆一下大明星落魄的时候都靠什么过活,这些血泪史足够攒成一本《演员的自我救赎》了。【详细】

    他们给人打工:张楚修汽车 一天赚十五

    葛大爷曾说过:地主家也没有余粮,有时运势太差,地主也会悲催地变成佃户。落魄时,大明星也得放下身段去跟白领、保姆、勤杂工们抢饭碗,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接地气”。

    没戏拍,刘恺威做起股票交易员

    身福布斯“2014年中国名人榜”,堪称励志典范。但“霸道总裁”也曾落魄过,不得不靠当股票交易员谋生。

    本在TVB发展良好的刘恺威2005年开始北上内地闯荡,从最初的没人认识到渐渐有了戏约。就在事业有了起色时,2008年金融危机,已有的戏约全打了水漂。没戏拍又要承担家庭责任,刘恺威只好回港跟朋友做起了股票交易:“还好一个朋友在香港做金融方面的工作,所以他带着我入行做了大半年的股票交易员。”

看这小眼神,将腹黑总裁演得十分传神

    刘恺威如今可谓春风得意,娶到了磨人的小妖精杨幂不说,今年还以年收入5500万跻

    回忆起那大半年的生活,刘恺威笑说,“入行后很长一段时间,都只能站在旁边看,一到10点钟,所有人都像狼一样盯着前面一排排电脑,眼睛像着了火,那种压力,是你从来没有看过的。” 好在,股票交易员也没白干,市场转好后,刘恺威重回演艺圈,他告诉腾讯娱乐记者,那半年的经历,让他后来演起腹黑总裁来得心应手。“《千山暮雪》里莫绍谦的眼神和状态,真的都是从我那些同事身上偷师回来的。”

    没歌唱,天后变助理,还是免费的

    转行做白领的还有曾经的“平民天后”徐怀钰,最红的时候,她的江湖地位能与蔡依林比肩,一个人就能养活大半个滚石唱片。但好景不长,1999年,徐怀钰因为跟经纪公司闹纠纷沦为“贫民天后”,没工作没收入,全身上下只剩2000多元,房子车子都被抵押,还得靠借贷度日。这种窘境下,徐怀钰去律师事务所当起了没有薪水的助理。问及缘由,徐怀钰透露了自己的小算盘,做律师助理可以“研究法律,试着自己解决合约难题”。如今的徐怀钰,努力开发内地市场,但毕竟过气太久,只能集中火力主攻三线城市及乡镇市场。

为解决自己的官司,徐怀钰零报酬当助理

    同样窘迫的还有黄日华版《天龙八部》里的俏“阿朱”刘锦玲,因承认自己就是1995年“刘姓女艺人被人迷奸勒索事件”的女当事人而被雪藏,月薪平均下来只有4500元,还不如菲佣赚得多。于是,刘锦玲只好改行卖保险,一度因为推销没了朋友。

    当保姆、修汽车,他们靠体力讨生活

    相比之下,转行当白领的明星还算幸运,夏天有空调雨天有遮挡,有的明星就不得不当保姆、修汽车,出卖力气赚钱……

1990年代,金炜玲在上海十分有名

    1990年代,歌后金炜玲可谓红遍上海滩,曾在唱歌比赛中力压韦唯、毛阿敏获得冠军,成名作《绿叶对根的情意》被广为传唱。最辉煌的时候,一周有三天能在电视上看到她表演,金炜玲自己也说:“那时在上海,自己戴着墨镜出门也会被人认出,买东西大家都不让我排队。”

    后来金炜玲嫁了人,转行开茶楼,但生意并不好,婚姻也失败了。回到上海后,弟弟弟媳认为她是来抢房子的,把她打到脑震荡。为了糊口,金炜玲只能去做钟点工:“每天骑半个多小时自行车到雇主家,买菜、洗菜、做菜,洗衣服内裤袜子,扫地拖地五六遍,角角落落连带墙壁阳台都要擦……从早上8点干到中午12点,一个小时5块钱,累得直不起腰来。”

    做钟点工的那段日子,金炜玲通过看韩剧来释放情绪,“我到影像店,告诉人家要那种最惨的韩剧。一边看一边哭,就是要逼自己,像拿一盆水泼在身上,只有这样才能把自己泼醒,将来才有希望。”最近两年,她带着女儿参加《中国梦想秀》重回大众视野,“梦想大使”周立波在成名前曾受过她的照顾,现场见到她几度哽咽。

    与金炜玲类似的,还有曾经的中国摇滚旗帜性人物张楚。2000年他离京隐居,为讨生活做了汽车修理工,每天工资15块钱,也不知道拿扳手会不会比拿麦克风轻松。张楚回忆称“干了一个多星期,每天帮人换这个管子、那个管子。刚去那会儿是夏天最热的时候,每天都在户外,有点中暑,后来就不干了”。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