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回当导演的韩寒在片场什么样?有条不紊还是动辄光火,他怎么给演员讲戏,作为知名作家,他的剧本会有什么出彩之处?时光网对话《后会无期》六大主(min)演(gong),走进片场揭发导演真相。

    时光网特稿 “无害的笑容”像是长在韩寒脸上的免检标签,大部分跟他接触的人都会对此印象深刻,并留下好感,当然——也包括那些在2014年年初被他“骗”进剧组的演员们。

    以文会战,以笔驰骋的“黑历史”,已是过眼云烟。当今年的2月10日,韩寒走进《后会无期》上海远郊片场的那一刻,这位少年作家、赛车手用“Action”与世界对话。从这一天起,他的故事与段子就经由受其“迫害”的工友们散布,飘荡在东极岛、西昌与上海的空气中,与他的首部导演作品一起成长壮大。

    次当导演的韩寒在片场是什么样的?有条不紊还是动辄光火?他怎么给演员讲戏?作为知名作家,他的剧本又会有什么出彩之处?

    随着拍摄的逐步进展,从《后会无期》片场曝出逗比的自黑照,损害演员高大上形象的无良照片、以及演员在网上晒出的三俗剧本,都让人对这个初出茅庐新导演的片场生活捏一把汗,用演员们的话来说,“一入工地深似海,从此高端是路人”。

     你以为作家做导演就会有靠谱的剧本?其实他是个王家卫式的导演;你以为他在指导演员演戏?其实他自己就是个戏霸;你以为男演员们是因为要为电影艺术的需要而献出“脏兮兮”的造型?其实他给女演员安排了干净漂亮的小清新服装......这惨无人道的片(gong)场(di)究竟都发生过些什么?时光网对话《后会无期》六大主(min)演(gong),走近拍摄片场背后那不明觉厉的导演真相。

↓《后会无期》六大主演眼中的导演韩寒↓

    “一个很有才华的年轻人”,是冯绍峰对上海作家,也是他同乡韩寒的初印象,那时候他们还不认识。直到2013年6月,韩寒通过别人找到冯绍峰,告诉他自己要拍电影,希望冯邵峰能出演。

     头回见面吃饭,两人没聊戏,冯绍峰是个车迷,整顿饭他们都在聊赛车等一些跟电影完全没关的话题。你来我往,饭局碰撞。韩寒再不提拍戏的事儿,冯绍峰说:“我也不好意思问,权当交朋友吧。”谁知,过了半年,韩寒忽然告诉冯绍峰:“戏要拍了。”

 

冯绍峰在韩寒的“幕后黑手”下形象大毁

    从这一天起,俊秀小生冯绍峰就告别了“颜“这个词,在“糙汉子”之路上一路向西,而他的黑照也三五不时地突现江湖,有时候是睡在车里形象全毁的姿态,有时候是在片场椅子上宛如“霍金”一般的睡姿,令他措手不及的是,这些照片的“幕后黑手”,都是那个顶着“无害笑容”的导演韩寒。

    “忍辱负重”的冯绍峰也想复仇,但却没有人能抓到机会拍到韩寒的任何不雅照片,除非他自黑——因为他总是不睡觉。

    虽然陈柏霖在片场的照片,英俊的相貌得以保全,但他却在戏里被韩寒“整”到要抹辣椒酱吃面包,不过,这在他看来——是合理的,因为他演的是一位老师,“老师是可以有一些奇怪的癖好”。

    冯绍峰:“他可贼了,他在现场不睡觉的,我觉得他是那种体力精力超级旺盛的,每天拍完戏就去剪辑房了,我们边拍边剪,每天我看他只睡两三个小时,或者还在跟大家开会,我本来以为,拍这部戏可以跟他天天在一起聊天,休息之后大家可以轻松一下,兄弟聚聚,完全不是这样。他就像工作狂一样,在现场更是不会睡觉,也不会给我们找到这种机会,去拍他睡觉。”

    陈柏霖:“我记得韩寒问我,柏霖,你吃面包的时候,有没有涂过什么奇怪的东西,然后我就说,好像还好,都是很平常的巧克力酱、草莓酱。他说江河(陈柏霖戏中的角色名),我要让他有一个辣椒酱。我心想,行,也合理,因为老师有一些奇怪的癖好也正常。”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