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睡魔咒》在国内上映将近两周了,为观众津津乐道的是其如幻如梦的画面和栩栩如生的角色。其实,在执导处女作《沉睡魔咒》前,罗伯特·斯托姆伯格曾是艺术指导/视觉特效总监,参与过《阿凡达》、《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加勒比海盗:世界的尽头》等视效大片的制作。因此在《沉睡魔咒》中,他非常重视视觉效果的呈现。值得一提的是,视效团队为该片使用了创新的技术,来制作栩栩如生的角色和场景。

    尽管特效技术上用了“新配方”,但画面上却还原了“老味道”——该片的许多画面与1959年的经典动画《睡美人》神同步。本文将把制作花仙子时所用的创新技术当作“开胃菜”,进而品味这场充满“老味道”的视觉盛宴。

    新配方 制作化花仙子的创新技术

    1 CG花仙子制作难点

    在片中,三个花仙子分别是红叶仙子(伊梅尔达·斯汤顿 饰)、蓝果仙子(莱丝利·曼维尔 饰)和绿蕨仙子(朱诺·坦普尔 饰),她们以两种大小出现:真人(演员本人)和小得多的CG花仙子。这无形中增加了制作CG花仙子的难度,因为有真人演员做参考,所以观众很容易看出CG花仙子的瑕疵。因此视效团队得把CG花仙子的肌理、眼睛、面部动画等做到,才能瞒过观众眼睛,使CG花仙子真实可信。

    《沉睡魔咒》制作特辑之绿蕨仙子视效分解:

    2 增加数字替身这道环节

    那么如何才能让CG花仙子真实可信呢?传统的做法应该是,以扮演花仙子的真人女演员为参考,制作出小得多的花仙子的数字模型,然后为其制作动画和打光,后制作出小得多的CG花仙子。

    而该片则采取了一种创新的做法:先制作女演员的数字替身,为其制作动画和打光,使这个数字替身看上去和真人一样。等数字替身的面部看上去真实可信时,就按比例缩小这个替身,再做一些细微调整,后制作出小得多的CG花仙子。需要说明的是,在影片中观众不会看到真人大小的数字替身,只会看到小得多的CG花仙子。

绿蕨仙子:从表演捕捉到终镜头

    3 为什么要创新?

    简而言之,传统方法是“真人演员→CG花仙子”,创新方法是“真人演员→数字替身→CG花仙子”。你可能要问:“创新方法为什么要有数字替身这一步?这难道不会使得制作流程更繁琐吗?”

    创新方法看起来更繁琐,但实际上能更有效地解决问题。上文提到,传统方法是直接为小得多的花仙子制作动画和打光。这种做法有两个风险:一,如果终发现CG花仙子在影片中的效果并不好,制作人员很难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二,如果花仙子的设计发生改变,比如导演想改变花仙子的大小,就可能意味着此前大量的动画都得重新做。

    而在创新方法中,视效团队能够先确保数字替身的面部模型、动画和打光没有问题,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制作小得多的CG花仙子。由于制作步骤更细化了,因此当CG花仙子的终效果不逼真时,制作团队就更容易发现是在哪一步出的问题,例如,有可能是在“真人演员→数字替身”这一步中,替身不够像真人;也有可能是在“数字替身→CG花仙子”这一步中,缩小比例和调整细节时不够精确。

    另外,如果花仙子的设计发生改变,比如导演想改变花仙子的大小,那么视效团队只需要在“数字替身→CG花仙子”这一步中,重新调整比例和细节即可,而无需重新为数字替身制作动画和打光。

    《沉睡魔咒》制作特辑之红叶仙子动作研究:

    4 创新方法分步详解

    步骤1:扫描演员

    《沉睡魔咒》中的花仙子身高50厘米多,面部表情非常复杂,对白又非常多,因此制作时需要极为细致,才能保证她们像真人演员。为此,在开始制作CG花仙子前,视效团队制作了与真人演员面部无异的CG面部。这些CG面部精细到细微的皱纹和毛孔。

    为了制作CG面部,制作团队首先扫描了扮演花仙子的三位真人演员。扮演红叶仙子的演员伊梅尔达·斯汤顿是视效领域的老手,她的皮肤非常有层次。她是三位演员中个被扫描的,制作团队通过她来验证许多技术的可行性。

    扫描时用到了一个叫做Lightstage的球型装置,内含331个LED灯组,每个灯组上有12盏LED灯泡。演员坐在里面,制作团队就可以精确地分析在不同光源和光强下,演员的面部看上去是什么样子的。然后他们根据这些分析数据,用电脑制作出对应光照条件下的CG面部。每个主演在这个装置中做出了约40种表情,以供扫描。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