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NIGHTWORKS法国骑士制作公司,他们不是好莱坞顶级制作公司,他们是一支通常仅有10-12个工作人员的法国小团队。他们在中国也有业务,和许多中国小团队一样有着相同的处境,你可能还会觉得熟悉、觉得相似,也或许你会看见一些与我们不同的方式,有所启发。

    本文是法国骑士团队们在电影《舞蹈现实》中特效制作的详细制作案例分享,以及总结。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影视工业网还将为中国的同行们分享更多他们的工作内容。看看这些与我们一同成长的国外团队。

    2013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环节上展映影片
    2013 南方电影节 Films from the South ,最佳故事片大奖
    睽违影坛23年之后,导演Alejandro Jodorowsky(亚历桑德罗·佐杜洛夫斯基)将压箱底的奇诡珍宝一次展现。从童年阴影到成长追寻,所有情慾歌舞信仰仪式,全都化为华丽繁复的视觉元素,一场场荒诞幽默、诡魅不安的心灵探索。

    被评论为:Cult版《八又二分之一》,比《圣山》更光怪陆离、比《鼹鼠》更直探灵魂。

 

    导演Jodorowsky是一个非常清楚自己想要什么的艺术家。他希望自己能最大限度地控制电影里所有的元素,他自己不想错过任何事情。也因为如此,他不是特别中意那种大制作的影片。最终基于多种考量,他选择了KNIGHTWORKS法国骑士制作公司。在那里完成剪辑(硬件设备,剪辑助理),以及 做所有的特效部分,3D,合成,AE。差不多有80个镜头。

    特效团队如何与 对特效和数字化都全无概念的 艺术型导演沟通?

    导演Jodorowsky差不多有20年没有拍电影了。他对特效和数字化都没有什么概念。他更多习惯的是传统的模式。我们需要改变与导演的谈话的方式:少谈技术,要谈艺术。以致谈话时所用的词汇也要做相应的改动。所以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在于要让导演明白数字特效的局限性,同时也要最大化的向他说明自己的主张和建议。

    在做鸟群的特效镜头时,我们创建了一个越来越庞大的鸟群,最终有一万两千只鸟加入进来。然后导演就问:“你们怎么知道有一万两千只鸟?你们数过么?”当在合成阶段给画面做擦除的时候 (比如删除一些细节,给某个布景背后添加一些应该出现在背后的东西),导演会说:“咱的橡皮擦真好用!” 因为他完全没有在想画面恢复方面的事情。应该料想到,对于一些长期从事作家电影创作,而不是好莱坞风格大片创作的人来说,数字特效真是个全新的世界。

    在这个过程中,可以有趣地发现,导演本身对于数字特效的认识在不断深化:一开始他对于特效的印象还完全停留在八十年代,认为特效只是加一些效果。后来,慢慢地,导演看到特效都做了什么,能做什么,要求也变得严苛了。有些部分出于艺术上的考量,甚至会违背合成的标准。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