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心引力》风头正劲,很多人都说这是他们在银幕上看过最好的3D电影。更令人惊奇的是,这部电影并不是用3D拍摄的。而且,也不全都是通过后期转成3D的。这部片的工作流程可谓是前无古人,它一边拍摄就一边转换成3D,也使用了复杂的3D VFX技术。我们和Prime Focus World进行了谈话,终于对于这部片的拍摄有了一知半解。

    演阿隆索·卡隆已经为《地心引力》倾注了五年的心血。Prime Focus World(简称PFW,下文同)也为其中3D转换工作了五年左右的时间。现如今,很多经典电影都转成3D再重新发行上映,冷饭热炒,大赚一笔。而对于《地心引力》而言,决定把它拍成一部3D电影的确是为了它的故事服务,里面的场景,大多是漂浮在外太空之中,用3D的话肯定效果斐然。

    PFW的高级主管Richard Baker说,三年前的某一天 , 《地心引力》的执行制片Penny Nikki敲开了Prime Focus在伦敦公司的大门。“她是伦敦的VFX监制,我们以前就知道这个人了。”Baker说,“她来找我们,是因为先前《地心引力》的3D遇到了点瓶颈,她拿来给我们看看。”

《地心引力》先行预告片

 

    制片人很早就知道《地心引力》会是一部CG和实景拍摄相结合的电影,但是在这之前,他们还尚未决定到底是要用3D直接拍还是后期转换为3D。他们试过用3D拍,但是实际操作起来,他们需要在狭窄的太空舱里放好笨重的3D拍摄装备,很是麻烦。所以,在Penny去了PFW公司然后把3D转换结果带回去之后,他们发现,转换之后的画面和直接用3D拍摄并无区别,而且实际拍起来效率高多了。于是,导演和制片人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一致。

    最后,Prime Focus World为《地心引力》贡献了总共27分钟的画面:总共85个镜头,包括其中一个长达10分钟47秒(包含15531个画面)的长镜头。View-D转换和制作基本是上伦敦完成的,印度的分公司也在这方面贡献良多。

    传统的做法是在后期制作的时候把电影转换成3D,《地心引力》就不是。早在前期制作(花了六个月的时候),PFW转换3D的工作就开始了。立体效果监制Chris Parks和PFW的团队一起工作,他详细地向他们解释了他的想法,都是精心思考过的。比如,广袤宇宙的空旷和狭窄得几乎能使人感到幽闭恐惧的太空舱之间的巨大对比。

    从一开始,PFW面对的挑战就一直是,他们必须确保,转换得来的3D画面能够和CGI做出来的3D画面无缝对接。实景拍摄之后要转成3D,CGI做出来的也是3D,两个都是3D,但是一个是转换的,一个是特效做出来的。还有一点是,在做这些的时候,他们还无法确保这会是导演最终会要的画面。同时,在做VFX宇宙的时候,PFW团队还尽力地保持着他们View-D转换过程的弹性和创造力。不止这样,他们在工作的时候,《地心引力》还不是一部已经完成了的电影,他们和剧组一起跟着拍摄进度工作,画面也还有剪辑的可能。

    “我们可不是在后期才开始转换,我们一直和Framestore保持相同的进度,VFX主要就是他们供应的。”Baker说,“有时他们会向我们要转换的画面,用来匹配CG做出来的画面。我们都参与了全部的制作过程和VFX过程。我们经常和Nikki Penny还有VFX总监Tim Webber开会,开会确认我们可以用哪些东西,以及,有些技术上的问题怎么解决会比较好。”

    每次会开完,PFW都能很快找出找出解决办法。他们解决的思路就是,找到3D转换和VFX之间最精确适用的办法。PFW的全球技术总监Rajat Roy谈了谈转换的3D和CGI的3D之间的不同。“对于转换来说,画面上好看的并不一定在算法上是完全精确的。”他说,“但是这条规则对于VFX并不适用,你得做得很准确,就算两个物体之间的距离,都得算的非常精确。把两个世界结合在一起,一个是线性而精确的,一个是更灵活而更追求美感的。这要求我们要重新想出另一种算法。他们二者我们都需要校正,然后想出一个可以让电脑来转化的办法。”

    “对于所有人来说,这都显得很新鲜,因为这是一种全新的工作方式。”Baker说,“一般来说,我们是基于转描机来工作的。但是对于《地心引力》而言,我们发展出来全新的方法,我们把几何和转描结合在一起。我们会从Framestore那边得到扫描,然后我们会对其进行转描,然后再进行我们的转换。有了这个新的方法,Framestore就可以在一个镜头上开始他们的VFX,然后对其信息和几何进行追踪。我们弄出了一个精准的景深图,然后把它和Framestore提供的资源结合在一起。”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