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在40年前,金刚狼就出现在了美国惊奇漫画(Marvel Comics)的封面之上。在封面上,他咆哮着,挥舞着铁爪,啄攻着他的敌人。从那开始,这个叫做罗根的男人就成了该杂志生命力最长的角色之一。而电影《金刚狼》中的事件,是在《X战警:背水一战》上映一年后,是他第六次登上大银幕。X战警解散,金刚狼心爱的简·格蕾也死了,罗根感情上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他和人类和变种人的关系也逐渐走向平淡。

    导演与摄影师之间的沟通、参考

    用摄影师Ross Emery的话说,导演詹姆斯·曼高德是一个传统的导演,他把讲故事和塑造人物形象看待得比炫目的大场面要重要得多。“所以,我会把这部电影称为‘一个思考者’的漫画英雄电影。”导演曼高德告诉他,他希望电影中的那些动作戏能够更深刻地探讨金刚狼的性格并深化故事的戏剧冲突。金刚狼本身有太多值得挖掘的东西了:他被自己不堪的往事困扰着;他虽有缺陷,但是对自己有很高的道德要求;他还有着幽默感,即使是黑色幽默的那种;还有,必须看到的是,他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愤怒。

    作为X战警的一员,金刚狼一直都是一个局外人,他不愿和人过分亲近。为了更深地探索这一主题,摄影师和导演花了很多时间,一起看了许多电影作为参考,比如:《西部执法者》(The Outlaw Josey Wales,1976),《法国贩毒网》(The French Connection,1971),稻垣浩的武士三部曲(《宫本武藏》,《宫本武藏 一承寺之决斗》,《宫本武藏 决斗岩流岛》)。为了拍出粗犷、浓烈的色彩,他们还看了《重庆森林》和《黑水仙》(Black Narcissus,1947)。

《金刚狼2》预告片

    摄影师Ross Emery说:“电影里的色彩运用必须要有意义和指涉,不能毫无意义地使用颜色,这两部电影都是很好的参考。我还蛮喜欢第一部的《金刚狼》(2000年7月),Newton Thomas Sigel拍的那部,是部很好的电影。这部作品把惊奇漫画的画风,70年代的西部片和动作片的风格,还有50年代日本电影的感觉结合得很好,而且创造出了属于自己的感觉。”

    说到如何用颜色来加强故事的叙述,Emery说道:“电影里的色彩能够激发出人物内息暗涌的情感。金刚狼之所以感到愤怒,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是科技创造出来的。在拍摄金刚狼在装置里的那场戏时,我们使用了灯膜的重叠组合,把Rosco 101 黄、Liberty 绿、 Easy 白、Full Plus 绿和Full Minus 绿全都组合在一起,得到了一种不那么自然的颜色。当金刚狼有机会逃离科技化的社会的时候(如电影开头在育空时,或者如在日本郊外的时候),电影的颜色范围被设置为了泥土色系:棕色,浅黄色,以及褪了色的蓝色和褪了色的绿色。”

    大部分场景都是在日本拍摄完成的。美术指导François Audouy开玩笑地说,这部电影简直就是一篇“建筑学论文。”因为里面出现了太多日本建筑,有东京的增上寺,有大阪的爱情酒店(受战后“新陈代谢”建筑运动启发而建造),有重现了江户时代原貌的小山村,有传统的农舍和小渔村,有山间的矢志田实验室。总之,就是像建筑展览片一样。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