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度与激情6:飞机大暴走!

    《速度与激情6》的特技和动作场面很可能是这个系列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下面就来看一看其中四场最宏大的动作场面——巨型俄国货机坠毁,与坦克火拼,摧毁多层停车场,在城市街区里疾速行驶。我们研究了这些镜头背后的特效以及视觉效果,另外,我们有一个额外福利,就是电影摄影师Stephen Windon的采访

    安东诺夫运输机坠落

    或许本片中,甚至本系列中最为大胆的特技就是安东诺夫运输机的坠落。这架安东诺夫AN——225重型运输机在试图起飞时被从天上拉了下来。在影片中,团队把飞机绑在他们的车上,在飞机后部舷梯上开进开出,最后车辆一头撞毁。还有一幕是多米尼克(由范·迪塞尔扮演)驾车通过飞机前锥。

视频: 速度与激情幕后

       
 
上面视频由Dneg的视觉特效团队创建的安东诺夫号坠毁的片段。在此向WIRED致谢。像许多电影中的动作场面一样,林诣彬导演想尽可能真实地捕捉特技。“真实就是一切...嗯,特技自然很不错...但你开始看前期预览(previs),会发现他们正试图把坦克在空中扔来扔去,还要让坦克在飞机旁以每小时一百英里的速度狂飙。这太不合常理了。”负责处理安东诺夫坠机的视觉特效总监大卫·维克里(Double Negative)说。  

    所以,你可能会问,这在现实里要怎么拍呢?贾斯汀回答:“我们没有办法弄到一架真飞机。但是我们可以建一个跟真飞机差不多的模型。”他会尽所有力量让镜头里的一切看起来真实可靠。

    特效总监乔斯·威廉姆斯在赫特福德郡博伟顿的一个皇家空军基地建起了三件大道具:

    ——一个75英尺长,50英尺宽,25——30英尺高,附加滚轮的机身。

    ——一个约100英尺长,被做成飞机尾片外观的舷梯——让车辆可以在飞机的后部开来开去。原始图片。

    ——以1:1的比例部分打造的机身中心、机翼和引擎,还有将被烧毁的机头。

    “第二组拍摄时,工作团队通常会有两百余人,”维克里指出。“这里面包括了特技司机、摄影机操作员和技术员、特效和安全专家、电工、油漆工、木工、美工部,发型师和化妆造型师,当然还有视觉效果团队。前期制作时,可能会有几十个技术人员参与制造支架并且进行筹备工作。当进入后期制作时,单单在Double Negative 就有超过350位艺术家参与。像安东诺夫号被破坏这样的景象要花上一百多人才能完成,而且还会有十来个人继续后期工作。”

    维克里说,真实的元素,包括大量真实的火焰和烟雾都拥有难以估量的价值。“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以为特效什么都做的到。你的确可以做到任何事情——就看时间长短和艺术家本身想象力丰富与否。从头构建这些巨大的爆炸需要极多的精力和时间,还需要极其详尽的细节。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你必须在渲染或者模拟中挖掘非常多的细节,才可以在合成场景时有所取舍。如果一开始细节就不足够,你就会缺少使电影看起来真实可信的复杂度和图层。”维克里这么说。

    值得一提的是,Double Negative可以参照拍摄现场的火焰和烟雾效果来为数字扩增制定曝光和细节。“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让画面看起来烟雾弥漫,”维克里说。“贾斯汀说画面还不够脏——我想他是在指数码或者3d的特性——它们太清晰了,你常常会在飞机表面发现过于精密的细节,或者对火焰/人物表情拥有过于正确的曝光。他会花很长时间摒弃这些细节。我们对于工作十分重视,大家花了很多时间制造出了非常出色的细节。但最后你会发现,应该吸引人们注意力的应该是片子本身。如果你在镜头里看到了一座非常显眼的废墟,而这座废墟变成了舞台中心,喧宾夺主,那么这个片子就是失败的。”

    这一点也可以适用于摄影机操作员所得到的素材,甚至影片的操行守则上。维克里补充说:“这要跟摄影师和摄影指导拍摄时遇到的压力和紧张相匹配。他们拍摄飞机坠落一幕时,可用的光线是非常微弱的。胶片上遍布颗粒,把摄像机搭在支架上所造成的巨大压力使得胶片盒出现了不少故障,胶片在胶片盒里一直移来移去。”

    在数字特效方面,Dneg使用其专有的工具模拟了火焰、烟雾、也集中精力对付飞机与地面的第一次撞击。维克里说:“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对机场跑道的崩溃进行了非常精细的模拟。”维克里在Dneg内部视觉特效总监保罗·里德尔(Paul Riddle)和肖恩·斯特朗科斯(Sean Stranks)的协助下完成了飞机撞击地面的特效。“当飞机随着冲击波撞向地面时,飞机会逐渐解体,这是第一次冲撞戏——我们花了很长时间研究机身的动态和飞机的筋架是如何以相当轻量级的金属构造的。由于飞机撞击地面,支架被挤压,金属表皮开始脱落,飞机从头到尾都像蜕皮似地泛起涟漪, 掉下片片金属。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