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像一条宁静的长河

人群只不过是长河跌宕时的一丛丛叠影

贾樟柯二十多年的导演生涯

从来不缺乏对真实生命的描绘

他把世界观建立在社会之上

想讲的故事,也都与人有关

因为只有人,才能构建起历史

贾樟柯



前段时间

贾科长的新片《江湖儿女》如期献映

这部片子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应该是缘于前段时间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看过之后的“差评”

胡锡进的微博评论


而贾樟柯也对此做出了回应(怼)

贾樟柯的回应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这句话用在贾科长身上,是最合适不过

所以这一次,帮主不想讨论豆瓣评分

他的电影,从来都不是为了取悦观众而存在

而是把自己置身于超然社会之上的格局当中

他想去探讨的,也是很“大”的事情

这种“大”,在他的影片中

往往是通过“小”人物去探讨


所以,贾科长眼中的江湖

是一群深陷时代之中的小人物的故事

用江湖事,去讲儿女情

这种时代背景下的人生海海让观众熟悉又陌生


片子很静,却有种强烈的声音不断敲击


我们能听到什么?

晦涩的山西方言、几声枪响、打鼓的重击声……

片尾处斌哥说他走了

从监视器画面里看到巧巧靠墙站着默不作声


音效上配合了类似打鼓的重击声

那声音由弱到强的敲击着

一声一声敲打着画面中的这个女人

好像也在击打着观众的心

用无声的方式勾起一种绝望深处的共鸣


2小时17分钟,容纳了一代人的沉浮


如贾樟柯所说,他不怀念时代

他只是对时间感兴趣

于是,他的电影会带给人一种流逝的感觉

没有时间符号的堆砌

但岁月却在无声无息之间溜走

从斌哥教会巧巧用枪


到她能勇敢在杀场拿枪指人


从巧巧经受五年的牢狱之灾


到发现斌哥有了新欢


经历轮船上钱包被偷,搭摩的被骚扰


导演会把如此多的生活变故都放在一个女人身上

是因为她也都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应付过去

生活给她的,她都要报之以生活

假装是新娘的朋友,到婚礼的酒席上去蹭饭


找小偷要回自己的身份证,骗取出轨男的钱



也就是十几年的光阴

斌哥威严不再,兄弟们四散各方

江湖中人渐渐流逝在时代的洪流里

而巧巧渐渐找到自我,变得强大


侠义江湖中,重新升起的新女权


我们能在影片中看到江湖上的英雄本色吗?

答案是,不能


有一种酒,叫“五湖四海”酒

片中有一个斌哥和兄弟坐在一起看电影的镜头

屏幕里放的,正是《英雄本色》

帮主觉得这个镜头特别讽刺


他们假模假式地抽着烟

带着一种暗藏的否定


斌哥的确是以大哥的身份出现在片中

但他无情、自私、好面子、会出轨

兄弟和女人只是他生命中的点缀



但巧巧呢,或许起先只是想要爱情

糊里糊涂地入了江湖


在被压抑的命运里

义无反顾诠释了男性角色都没有表现出的义气和忠诚


就如同现实中的各类女人

她们也许没有那么多渴求

只是一个很简单的出发点

就能咬紧牙关、跋山涉水

能坚持做出很多有情有义的事



江湖二字,狭义为先

在贾导的电影里,江湖不再是男人的杀场

贾樟柯能如此解读女性形象

实在是显得尤为珍贵


江湖儿女中,贾科长的拍摄情结


这部电影是贾樟柯第一次

与法国摄影指导Eric Gautier合作

Eric曾被IMDB列为最伟大的20位摄影指导之一

拍摄过《摩托日记》《在路上》《荒野生存》多部影片

贾樟柯(左)、Eric Gautier(右)

他一直试图走进贾樟柯的种种情结

在不违背导演意志的前提下

找到能够丰富电影内容的拍摄方式

从DV到胶片

从冬季干燥的大同到夏天多雨的三峡

摄制组用了多种摄影器材来呈现整个剧本


影片一开头给观众呈现了1.33:1的画幅比


随后才是1.85:1的画幅

在不同时代中使用不同的画幅比

最后将这些影像拼接在一起

这也是贾樟柯电影常用的手法


《江湖儿女》此次的灯光指导选用了

王家卫的御用灯光师黄志明

让片子的色彩根据故事发展随性而变

能够很好地还原那个迪斯科风靡的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聚光灯永远都聚焦在好时代的人物之中

但唯有阴影存在,才能更好地衬托光明

那么时代的悲观与阴暗

余下大多数的无奈和悲欢

都应当被记录在影像之中

因为这样的社会才是最真实的

因为这才是电影的意义


注:本文转载自,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